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94|回复: 3

《救度母二十一礼赞》重译及项目介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5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freesky 于 2017-5-15 09:53 编辑

《救度母二十一礼赞》重译及项目介绍

《救度母二十一礼赞》重译工作已完成月余,一些法友建议我尽快贴到论坛上,说实话,我有些犹豫。首先,界内人士皆知《救度母二 十一礼赞》已有多种译本,从元安藏的译本到现代的汤芗铭等译本,以及当代很多新译或揉合本的存在,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还要重译?将现有各种新译加以拼对 而作取舍岂不更省事?其实我也一直在问自己同样的问题。据说荷马史诗的英译有百种(Wikipedia上实际列出了120余种,时间从1581到 2006,不包括节译者),这说明一部好的、重要的文献译介到另一种语言文化中,她的生命也随著时代的推移而延续。《救度母二 十一礼赞》的多译也恰恰说明了这一念诵文的重要性、实用性和一个广大群体的需求。作为译者,我认为呈现何种新译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更重要的是如何重译的过 程和其中新的发现。因此,我感觉有必要向大家交待一下我们都作了什么,略微分享一些新的发现。其中有很多涉及方法论和今后翻译工作取向的问题,也想借此机 会说明。概括地说,我们在重译中作了如下五个方面的工作:

文本校勘
梵本对照
对读藏文注释
抉择关键句义
厘定译例


1. 文本校勘

翻译依赖于文本,文本是翻译的根本,很多翻译问题其实是文本异同的问题。经验告诉我们,在翻译项目开始前,切忌急于下手翻译,应先尽可能校勘各种文本(包 括注释或其他文献中的引用),然后抉择翻译所依。文本校勘不仅能得到作为翻译依据的较精准的原文,而且比对不同的文本有时还能帮助我们抉择原文句义。但要 注意的是,我们的目的是达致一个可以据以修诵的译本,而并非要搞出一个所谓标准文本。标准文本或critical edition是西方文献学的一种方法论,这种方法论预设只要获致足够的异本就能达到一种最佳或最准确的文本,然而,特别是对于东方口传文典而言,这种想 法可能有其偏执。以古印度大史诗摩诃婆罗多(Mahābhārat)为例,印度素有南北两种文本传承,而曾有西方学者试图搞出一个 critical edition of Mahābhārat(摩诃婆罗多标准文本),这当然是不切实际的。换言之,口传文典是活著的,是有生命的,不断演化的。因此,文本抉择必须要将流变以及 所依传承等诸多因素考虑进去。

本次重译校勘的不同藏文原文以格鲁派传规为准,包括

藏文底本根据青海民族出版社《颂词汇编》(1993版)
德格版大藏经《救度母二十一礼赞及功德》(标题为译者所作汉译,下同)
一世嘉瓦尊者根敦主《正等觉毗卢遮那所说至尊圣救度母赞释》
乌曲Dharma Bhadra(法贤)《救度母二十一礼赞释:夺意邬波罗华束》
夏琼寺念诵集所录《大毗卢遮那所说至尊救度母赞》
Martin Willson藏文校订本(In Praise of Tārā, Wisdom Publications, Boston, 1996)


2. 对照梵文本

本次重译虽然是藏译汉,但我们对照了Martin Willson整理提供的梵文本(详见译注)并发现藏文本文句与现存梵文本有不少出入,也能看出藏译的翻译取向,因此译者有兴趣重作一梵藏汉合刊注释,此是后话。对照梵文本最大收获是佐证几处关键句义的抉择,见下4。

3. 对读藏文注释

汤芗铭居士在其《救度母二十一礼赞释》指要第五中说: 将译注释,应先译赞。赞语简略,含义众多。欲译其文,定须根据一种注释。 我们认为这一方法论是正 确的。在重译中,译者主要对读了一世嘉瓦尊者根敦主《正等觉毗卢遮那所说至尊圣救度母赞释》(标题汉译,藏文略,下同)和乌曲法贤的《救度母二十一礼赞 释:夺意邬波罗华束》,以及Martin Willson在其In Praise of Tārā一书中包括的萨迦派大德扎巴坚参的注释等,并以乌曲释为主要依据,个别文句按一世嘉瓦尊者释而定。详见译注说明。

4. 抉择关键句义

本次重译有不少有趣的发现,仅举第一颂中的两例如下。初颂末二句重译为:
三世间怙面水生| |华蕊开敷中出现| |

1)「水生」:chu skyes,莲华的藻语。
【略作分析】
(1)「面水生」这个词组虽然在通行的藏文版本中均写作chu skyes zhal,其字面排序为「水生面」,但按文法应该写作zhal (gyi) chu skyes(面水生)。乌曲引大译师南喀桑布(虚空贤)译本此句作vjig rten gsum mgon zhal gyi chu skyes,并认为妥善,即可证明。此外,从其梵文对应 vaktrābja 可明显看出字序为「面水生」。这种组词法在梵文中叫作形象化修饰法(rupakālamkara, gzugs rgyan)。词组后面的部分是用来比喻修饰前面的。说「面水生」或「面莲华」就是将面容直接与莲华的形象连结起来,所以第三四句的意思就是说「从三世间 的怙主观自在菩萨面(之)莲华花蕊开敷中出现」。
(2)而vaktrābja (zhal gyi chu skyes)一词又存在多释义性,因为vaktrābja既可如上分析为 vaktra + ābja (面-水生)也可分析为vaktrāb + ja而解作「面水-生(面水所生)」,这里的「面水」即指「眼泪」,由此引出救度母的本迹:观自在菩萨救度众生时,因见众生数量不减而悲伤流泪,从眼泪中 出生(莲华,莲华中出生)救度母,承诺帮助观自在菩萨救度众生。
【总结】由以上(1)(2)之分析,此词当译作「水生」以传递文义保持多释性。

2)「开敷」:bye ba。关于bye ba一词的释义和译法探讨:因为bye ba 可作梵文ko?i「俱胝」(千万)的对译,所以一些人(包括一些西藏译 师或上师)取此义而认为它是修饰词,在此句中修饰华蕊(ge sar bye ba = 俱胝华蕊),如汤芗铭即译作「俱胝莲蕊所生出」。但bye ba 也是动词vbye ba(开、开放)的过去式,则此句应解作「从开放的花蕊中出现」。乌曲释对此解释为 me tog padma i ge ser kha bye ba las byung ba(从莲华花蕊开放中出现)。另一有力的佐证是现存梵文本中此词对应为 vikasat(词根vikas),意为「开、开放」。因此这个词应取其作为vbye ba动词「开放」的释义(我们译作「开敷」是取汉文经典中的译例)。

5. 厘定译例

我在译注中已表明对各旧译新译(或揉合本)不作质量评判,但有一点必须指出,即我们认为需要重译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厘定译例。虽然说所有的翻译都是创作, 但佛典翻译必须尽量做到有所依循,不能随意发挥。同时译者认为,在从藏文佛典译汉过程中使用汉译佛典译例(如玄奘译例)也存在一些非常有趣和值得讨论的问 题,有些我称之为 二难 问题,这些会在专文另行讨论。关于统一译例问题,最近看到格鲁论坛译师分论坛上已经开始讨论,相信不久大家能达到一些共识与开展 合作。本次重译厘定译例主要依据玄奘《瑜伽师地论》和《俱舍论》等,凡遇玄奘译例缺如或不同释义处,均详加考量而新译。以下略举数例(藏-梵-汉):

第3颂中 dka thub-tapas-苦行(不是 难行 )
七支文中 bshags pa-de?a-发露(不用 忏悔 )
同上 rang rgyal-pratyeka-jina-独胜(不是 独觉 )
一些专用名词如曼荼罗、健达缚、布呾落迦等,均依玄奘译例书写

详见译注说明。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17-5-15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太长无法一次贴

本帖最后由 freesky 于 2017-5-15 09:54 编辑

变为下载吧
发表于 2017-5-15 10: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9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前见过超一法师的版本,也很是欢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7-7-21 02:28 , Processed in 0.509971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