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61|回复: 6

一些历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3 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扎西多杰 于 2017-7-13 00:34 编辑

藏传佛教史上首位汉族头等格西—密悟法师:


邢肃芝三十年代入藏前照片:


九旬老人碧松法师---邢肃芝--洛桑珍珠(左一):



后排左一——-邢肃芝(洛桑珍珠喇嘛):

图为1948年拉萨小学校长邢肃芝(前排拄文明杖、配手枪者):

藏传佛教史上首位汉族头等格西—密悟法师 (巧吉多杰)


【提要】1943年,原籍河北井陉县天长镇的密悟法师在拉萨参加“门郎钦布”大节日的佛教考试,获得拉让巴格西头等第七号,称“昂格”(即超级格西),成为藏传佛教史上唯一考入头等格西有特殊荣誉的汉族僧人,并获赠镶金僧靴,受到西藏佛教界的特殊尊重。


资料来源:《石家庄历史名人》·杜荣泉、张辰来主编·政协石家庄市委员会编·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出版发行·版次/2000年10月第1版·印次/2000年10月第1次。


密悟法师

作者:贾福英

密悟法师,俗姓霍,原籍河北省井陉县天长镇(原井陉县县城)。霍氏为井陉望族,明清时曾数代为官,法师的十六世祖霍鹏为明代万历时左副都御史。法师之父霍堃善书法,双手能书。其母康氏,井陉县罗庄村人。法师兄妹4人,长兄霍履中,共产党员,解放初曾任城内(县城)农会主席,1954年去世。其弟霍履谦(后名霍济光),著名书画家,现定居美国芝加哥,曾在美国创办中华文化学院。其妹霍成兰,与井陉县朱家瞳村郑氏成婚,1992年去世。

法师俗名霍履庸,生于1904年,其出生之时,家道已衰落。1921年,华北大旱,灾民遍野。井陉原系干旱山区,值此大旱之年,农家几乎颗粒无收,生存无计。北京市佛教协会从京沪等地募集粮食、银洋等到华北灾区发放义赈。井陉县城(今天长镇)北关外显圣寺僧人莲海(俗姓单,井陉单家村人)以北京佛教协会筹赈会干事身份在井陉从事赈灾工作。在赈灾中北京佛教协会收养了不少生活无依的儿童到该协会孤儿院。生活无着的履庸也被孤儿院收养,后被送到北京种德堂养士学校学习文化及佛教,之后履庸又被送到华英中学读高中一年。

1924年,曾留学日本的大勇法师(四川人)到北京传经讲法,而后,西藏佛教高僧白普仁尊者亦到北京传法。大勇法师在日本所学为日本佛教密宗,而白普仁尊者精通西藏佛教密宗。西藏密宗的许多经典为日本密宗所无,大勇法师听白普仁尊者讲经后遂生入藏学习西藏密宗之意,于是出面组织入藏学法团。履庸曾从大勇法师、白普仁尊者听经学法,因其年轻好学,又聪颖过人,颇受看重,遂被北京佛教协会推荐参加了大勇法师的入藏学法团。

1925年,大勇法师率入藏学法团能海(后曾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观空、行演、法尊(抗日时期在重庆任汉藏交流院院长,解放后曾任中国佛学院副院长)诸法师及霍履庸一行,先至康定安雀寺学习藏语及入藏礼仪,其间依止江巴喇嘛。霍履庸在安雀寺正式剃度出家,法名密悟。

其后,大勇法师率入藏学法团向西进至甘孜,因川藏冲突,西藏方面封锁金沙江,拒汉人过江,学法团受阻滞留甘孜大金寺。
1929年大勇法师因病圆寂于甘孜大金寺,入藏学法团群龙无首遂解散,密悟乃留甘孜大金寺,后任大金寺堪布(主持)。

1932年,四川刘文辉与马步芳联手反攻,刘、马部队攻占甘孜。
密悟法师曾学藏语,又身为大金寺堪布,刘文辉便请密悟法师入藏参与调停川藏冲突的活动。
调停活动之后,密悟法师留在拉萨哲蚌寺学经。
之后,密悟法师之弟霍履谦亦到国民党蒙藏委员会西藏办事处工作。
密悟法师广泛结交西藏佛教及各界上层人士,倍受拉萨僧俗各界之看重。

密悟法师1932年开始在哲蚌寺拜师学经,直到1943年,其藏语名为巧吉多杰。
在长达十余年的时间里,密悟法师学完了西藏黄教规定学习的五部大论,即:《因明论》、《现观庄严论》、《入中论》、《比丘戒》、《俱舍论》。

学经要求之严非比寻常,所学经卷的法场论的每章每节在听讲和个人领悟之后都要经过严格答辩,寺中诸法师和佛教徒都可以提出各式各样的疑难问题要求学经者答辩,对所有问难的答辩均获满意才能继续学习新的内容。每次法场答辩都约用半月左右时间。密悟天资聪敏,又刻苦好学,再加上这样严格的要求,经十余年的潜心学习,对西藏佛的研究有了很深的理解和领会,其对西藏佛教研究达到的学识水平,在西藏佛教界也是不多有的。

约在1943年或1944年,他在拉萨参加“门朗钦布”(即拉萨一年一度的祈祷大法会)大节日的佛教考试,考中“格西”,并以优异成绩获得拉让巴格西头等第七名,称“昂格”,即超级格西(一等格西共取16名,前7名为有特殊荣誉的格西,称“昂格”)。作为汉族僧人,参加藏族佛教考试,考入头等格西有特殊荣誉的前七名中,在藏族佛教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非有特殊才华,藏族佛教界也不会将此殊荣授予汉僧。

在密悟考获格西后,十四世DL专门宴请密悟并赠镶金僧靴。
自此,密悟法师在西藏佛教界受到特殊尊重,被认为是来历不明佛爷的转世。

密悟法师在藏期间同佛教界上层人士如拉鲁、擦绒、宇妥等都建立了很密切的关系。
约1946年左右,密悟法师离开拉萨返回成都。
由于他为藏族佛教中考取格西的唯一汉族僧人,所以回川后受到四川佛教界的广泛欢迎和格外敬重。
四川各大寺院文殊院、宝光寺、尧光寺与宝慈佛学社、成都佛学社等佛教组织,纷纷邀请密悟法师讲经传法。密悟法师在这些寺院和佛教组织讲说藏传黄教的《菩提道次第广论》、《法成因明七论》、《辩了不了义论》等,这些多为汉传佛教经学所无,内容新颖。
密悟法师学问博大精深,讲解深入浅出,形象生动,在川名声日高。

约在1948年左右,国民党政府多次请密悟法师到南京蒙藏委员会任职,密悟法师所结识的许多进步人士劝他留在四川
常听他讲经的一个名叫熊子俊的人,是成都成华大学文学院院长。中共地下党员,系刘伯承的同学,与密悟法师关系甚好,曾劝密悟法师留在四川等待解放,为将来解放西藏出力。
熊子俊说:
解放后,像你这样的人才,国家是不会不用的。

1949年四川解放,刘伯承司令员担任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熊子俊当了军政委员会副秘书长,即介绍密悟法师同到重庆谒见刘伯承。
刘司令听密悟法师介绍了西藏情况后,动员他赴西藏为和平解放做劝和工作,他当场应允,并推荐贾题韬教授同往。

贾题韬是成华大学文学院哲学教授(曾任国民党少将参议),对佛教有很深研究,常听密悟法师讲经,同他的关系非常密切,又会藏语,因而密悟法师推荐同往。

1950年春,密悟法师、贾题韬等五人组成的劝和团先于解放军部队一个月出发,向西藏行进。因情况险恶,为安全起见,密悟法师化名志清法师。
到康定后,同行的阿旺嘉措留下来(后来当了甘孜藏族自治区的副主席),密悟法师的一个徒弟也留下。
密悟法师等三人继续西进。

当密悟法师等前行到甘孜欲渡金沙江时,由于西藏方面戒备森严,他们没有马牌(即通行证)不能过江。
为此,密悟法师想尽办法,动员甘孜大金寺管家江巴龙珠过金沙江同藏方联系,但依旧难以通过,于是滞留德昌数月。
之后,解放军攻克昌都,密悟法师乃动身向昌都进发。
动身前,密悟法师动员德格土司支援解放军和前往昌都参加解放军召集的会议。

密悟法师到昌都后,又出生入死,历尽艰难,先于解放军一个月进入西藏拉萨。
密悟法师在进藏路上和进入拉萨之后,为和平解放西藏做了大量工作
他频频接触进藏沿路及拉萨的各界上层人物,向他们宣传中央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平解放西藏的主张和政策,说服他们欢迎解放军的到来,协助解放军解决进军中的困难。
他还动员沿路及拉萨各地贵族为解放军筹集粮食,腾出住房支援解放军。
密悟法师利用自己在佛教界的影响和同西藏上层各界人士熟悉的条件,为和平解放西藏做出了重要贡献










发表于 2017-7-13 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外行人写的东西,多少有误解、虚构,且同时代的人证、物证也偏少。重视口述历史是好事,但,也因为口述是一件人为活动,不排除因为人的记忆、立场原因,对描述、评论人事存在偏差、乃至错误。

1、密悟乃留甘孜大金寺,后任大金寺堪布(主持)。——这个有没有可能,待考?自己感觉可能性不大
2、其对西藏佛教研究达到的学识水平,在西藏佛教界也是不多有的——这种就当纯粹是外行人的话就好了,不必纠结打死批判。密悟考取拉让吧格西是真,但是,我的恩师说,真正就学识水平来说,他够不上。(好比就是讲师级别的,硬塞个一级教授职称)那个名号,有拉拢关系或者说彼此“统战”。因为,他那是和青天白日的党国还算比较亲近的。
3、1950年代後面的一些事,至今敏感、隐晦。大家心知肚明就是了。


邢肃芝,基本上就是一个可怜的,活在回忆和虚构中的老人。他的“格西”学位基本上是自说自话,少有旁证(能证明的人基本没有,可以证明的档案是否存世也不得而知。他一人孤悬海外,随便)。且,他的回忆录中,零星流露的一些信息,感觉此人出家的动机不是那么“信仰为上”,日後还俗、游走政教云云亦多非常之处。

他出名,是出在那次降神占卜的时候,拿了照相机,“冲撞神灵”。回忆录里,他给自己说了一番解释,事实还有另一半,他没说出来。我的恩师说,引起忿怒,不是仅仅因为照相机“冲撞神灵”(当时对照相机是有些陌生、恐惧,但在藏之商贸人士、贵族上层也多少接触了些)。而是他的冒然照相,让降神的护法神受到惊吓,突然离开巫人的身体,而巫人的“神识”又没有及时返回他的肉体,出现生命的威胁伤害。相当于说间接性杀人!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3 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西藏和平解放以后,密悟法师在西藏留住了下来,一方面为团结西藏各界各层人士继续进行工作,另一方面组织翻译藏传佛教主要经典,以推进汉藏佛教文化交流。
他动员了西藏著名的格西错康喇嘛、罗桑孟浪、白马降措、大马丘瑞及降错林活佛协助进行翻译,同时他的翻译工作也得到了贾题韬教授的帮助。

从1952年开始,到1959年止,密悟法师先翻译了哲蚌寺自编的《因明入门》,又翻译了法成七论中的《正理一滴论》、《成他相续论》、《因理一滴论》及《几量论释》中的第一品、第二品。这些经论均为藏传佛教中因明学的精品。
密悟法师还翻译了密宗的《密集金刚》之义规中的《生圆次第》和《圆满次第》等重要经典。
仅翻译《几量论释》第一品、第二品(全论共四品)就用了整整两年时间,可见翻译之艰难。

1956年,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密悟任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委员,并担任西藏佛教协会副会长。贾题韬任佛教协会副秘书长。

1959年,西藏叛乱发生,密悟法师同贾题韬蒙冤入狱,受到审查。1964年密悟法师同贾题韬被释放,同年回成都。
密悟法师回成都后参加四川省佛教协会工作,住东门城隍庙,仍属管制对象,由成都佛教协会每月发给30元生活费,并派仁勋、仁济两名僧徒给予生活照顾。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密悟法师受到迫害。所带回佛教经典及翻译稿本被红卫兵毁灭殆尽,密悟法师亦因受红卫兵迫害含冤而死。


80年代初密悟法师冤案得以平反昭雪。

密悟法师为人谦虚,对佛教流派的认识无门户之见。他认为汉藏佛教,各有所长,各有短缺,他生前曾立志对汉藏佛教做深入研究后做一次比较,可惜其志未酬。

密悟法师作为汉族僧人,他对藏传佛教的研究所达到的深度和广度可称为有史以来之第一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7-13 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从格西到活佛
作者 美国密宗总会主席:洛桑珍珠仁波且(邢肃芝)

一提到格西,在西藏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格西在佛学上的造诣是达到了最高的地位,但在汉地尤其在国外可以说是学没海底,难瞻实名,为了得到了生脱死的目的,同时想深入一下格西的生活,因此我从小一直研学三藏,深入诸论,当时有很多人都在一旁看我的冷眼儿,认为格西绝不是我们汉人能有资格去碰的,这些闲言我早把它丢之耳后,在深造经藏的过程中,由於潜心的进取,我很快就学通了几部大论,当时人们称我为当代论学巨匠,因此以一代大德之自居开始翻译经论。
我主要翻译的书有“恒河大手印”、“菩提道次第略论”、“上师瑜伽法”、“辨中边论释”、“佛理要略”、“汉藏佛教之异同”、“大圆胜会”、“二十一尊度母礼赞经”,那是从21岁时开始翻的,当时我内心满有把握地认为我一定是佛法大师了,因此决定去西藏拿一个格西学位。
后来我进入西藏,不进藏不知道,一进藏就吓一跳——
确实要考格西是非同小可的事,至少要背熟几部大论,并要通过若干次辩论,最后得上万人辩论台,要力战群雄不败阵,难得很哦!
那时我才知道,显宗论学大师高僧们称得什么喔!
弄通一两论就可称为巨匠,在密宗来比真是不堪一击,我尽管翻了那么多经论,还沾不上格西的边呢!
有什么办法呢!只有再加强深入三藏论学,就这样一住又是八年!
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佛陀加持,在西元一九四五年正月于拉萨哲蚌寺,通过万人经辩,我获得了全世界汉人唯一格西第一名。
整个汉族格西学位从历史上,在全世界除了密悟格西之外,就是我洛桑珍珠,当时有很多高僧活佛赞叹我,说我是世界佛法状元公,我对这些名誉如法炮制丢之耳后。


如今,密悟格西他早已归于极乐,在这个地球上就只剩我这个汉人格西。
 楼主| 发表于 2017-7-13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云水堂主 发表于 2017-7-13 07:54
外行人写的东西,多少有误解、虚构,且同时代的人证、物证也偏少。重视口述历史是好事,但,也因为口述是一 ...

感谢堂主指教,顶礼尊敬圣贤僧
发表于 2017-7-13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云水堂主 发表于 2017-7-13 07:54
外行人写的东西,多少有误解、虚构,且同时代的人证、物证也偏少。重视口述历史是好事,但,也因为口述是一 ...

闪光灯能让护法神受到惊吓么?

怎么很像是美国恐怖片里的场景
发表于 2017-7-13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和平解放西藏 就看出不真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7-9-26 17:16 , Processed in 0.459954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