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519|回复: 433

福智团体及接班人的的问题证据汇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6 0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福智法师僧衣的颜色,是红褐色,于大陆其他寺庙的黄褐色不同。
据说缘起上是因为日常法师带领大众于圣座处受藏传的说一切有部戒律,因为此缘起,所以改变了僧衣的颜色。


这次福智没有出席福智戒律问题的自清说明会,说明内部还在回避或立场还不决定。但总体而言,戒律住世三宝住世,如果戒律无法持守,那么戒定慧三学次第基础已坏,犹如大树之根已坏,无论表面大树怎么繁茂,已经不免于倾颓之灾,更无法凝聚大众的信仰和爱戴,所以敦劝福智能继续做出澄清和说明。


更特别的,是福智本身的教法和学制,所传受者,也是秉承黄帽格鲁派之法范。如果戒律无法清净持守,又何言面对传承祖师、何谈建立教法。


现在已有诸多举证事例出现。愿福智的同修们仔细抉择,如果感觉福智整体的戒律、操守已被染污,不妨先自出离。待因缘成熟时,再依靠传承师长另组清净团体。

发表于 2017-8-16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win2 于 2017-8-16 20:51 编辑
阿文 发表于 2017-8-16 16:38
個人認為...金女主動下台的機會很小!

那她可以宣布成立福智真如宗,脫離格魯派嗎?(記得廣論招牌要換一下)
當開宗師也很好,歷史留名。
直接好處是格魯論壇也不會討論她了。
我覺得這個機會比較大。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5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细细的风 发表于 2017-8-15 11:26
下士道的正所断是贪着现世之心,对治法是修关于恶趣的苦谛,脱苦之法是修皈依、业果。

堂主所谓的三大爆 ...

三大爆料是我这个无关路人编的噱头标题,不是正式的称呼
1、“提升/开发金女的善根”。“提升”、“开发”,有1980~90年代气功的色彩。佛教没有这么东西。佛教只有教育人归依三宝、奉行业果,听闻正法,持戒拜忏等方法,以此集资净障。那4、5个“药人”,怎么解释?
2、“收纳提公归依、护法”。到底是招安,还是“招鬼”?看看莲花生大师、宗喀大师如何降魔的。魔,没那么简单。
3、“圣胎计划”,何其荒唐。心魔已经出现,外魔才会不断干扰。说什么不可信的前世这个那个。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5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水堂主 于 2017-8-15 11:36 编辑

1、圣胎计划,是在日常老人家相信、默许之下推进的。否则,如此离奇的东西,会执行?福团官网,有两篇相关文章,自己看吧。
2、“讲道德”,是特指民国那种民间宗教,万善会、道德会一类。下士道的正所断/正所对治,不是在“道德”。

3、“毒舌长文”最後说“彻底埋葬过去,拥抱过去”,明说就是:问题的根源在常老,火药桶再就在,金女是一个碰巧的点火人。只有埋葬过去的那些噩梦。否则,日後学起新的东西,又说“这个和常老讲得不一样”,搞得尴尬冷场。
记得这位老前辈有什么对自己的好,感恩怀念,这是必要的。其他的就拥抱“十六的曙光”,哪怕日光有些刺眼、炽热。多余的担心是:这位老前辈,好的、不好的混杂着教育给弟子,日後弟子要怎么对事不对人的分析清楚,这才是考验弟子的时候。

细风说搭手救救:我的一点天真想法
1、脱离的这些人,先解决安顿好物质、生存问题。
2、着手把自己这20余年来的,关于常老、金女的教育整理、编辑成文。然後把自己觉得有疑惑、有费解的部分,提炼出来,递交尊者、座主、日宗仁波切等鉴别、讨论。
3、自己再把这些讨论消化,整理、编辑成文,发布出来。只有知道错在哪里了,才知道怎么改。同时,对没有全然懵逼的人,总可以给予惊醒。电信诈骗,也还有有人就不上当。总不可能全岛的福团人士都是被妖法迷惑了吧?
4、涉及资金、人身问题的,该报案的报案。结果如何,不要过于期望,但不要呆坐不作。利用公权,总能撬开缝隙。
5、20余年的蒙蔽、混淆,很难说三五天、七八年就改正,鼓励你们坚持,虽然这当中,迷惘、忿怒必然存在。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5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细细的风 发表于 2017-8-15 09:09
堂主法师是出家人,对很多出家人有点评的资格。
而且涉及到清净正法的传承和持续,也必须破邪显正,这个都 ...

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日常法师讲解的广论,无论水平如何,但也是第一次把道次第的文字和义理带给很多有缘者。
即使师资无法和三大寺相比、义理不完备,见、行可能会有问题,但这无法求全责备,
岂能拿发展了600年或1000年的新旧噶当法脉,与在汉地初始的学修相比。
不然,这和“胡不食肉糜”成为一个道理了。
——————————————————————————————————————
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李洪志讲解的真善美,无论水平如何,但也是第一次把真善美的文字和义理带给很多有缘者。
即使师资无法和真正的佛法相比、义理不完备,见、行可能会有问题,但这无法求全责备,
岂能拿发展了2500年的佛法当法脉,与在汉地初始的学修相比。
不然,这和“胡不食肉糜”成为一个道理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6 09: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惜了。邪魔惑乱,常师上钩,莫怪魔狡,自身不正。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伐折羅伊喜伐羅 发表于 2017-8-15 16:34
有一些人啊,自己明明是个人,也生活在人类社会里,却不怎么认同“人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反倒认为人把 ...

现在您或有人能洞察所有事实和真相了吗?我自己肯定还在晕圈中。举证的、防守的,似乎都有不实的地方。我大概只能看到总有一方难以全身而退。
灵幻的事情在佛教界很有存在空间啊,不分汉藏,各种供养很少有人敢少给一点……以前因此出的事故也实在不少。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4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水堂主 于 2017-8-14 17:18 编辑

乌鸦嘴又来啰(毒)嗦(舌)几句:

常老让台湾、大陆知道有个“菩提道次第广论”,引发大家去寻找、发掘历史上的人物、书籍,乃至向现今存世的大德去咨询、这个引发的功劳是有目共睹,无可磨灭。但是,推广第一人和讲解第一人,实在不是用一个相同、等量的考察平台、考核标准去评判了。

其一、常老在汉传的佛教教育甚至没体系过。守到印顺、仁俊这些好老师身边,他去上过学、听过课吗?没有,他蜷在自己的天地里,没有佛教教义、就是“阿弥陀佛”。天知道他念出来什么感受了?这是转述圣严法师的回忆追悼文的一段,读者自己去看原文,去体会。

其二、群众们很会构造一些自己都未必说的清楚的名词,“公认的大德”、“亲近、听闻”,听起来高大上,但真相可能很残酷、甚至醜陋。
我不认为常老去美国、天竺的亲近藏传,听了《广论》有什么量化到质变的东西存在——一个没有丁点佛教教义基础的人,短时间以听课交谈的方式,了解一本基础架构强、扩充知识庞大的一本《菩提道次第广论》,且是英语交谈、且是就字面的一些谈论。这种可能就是了解程度的水平,就敢自己回来开讲,借用“我有自知之明,我不会去开讲广论的。误人子弟啊。”这话,真残酷,但却真实。
好比一个勤学好问的初中生,问高能物理、高等数学的问题一二三,人家有耐心回答解释,那个初中生也未必真的看懂了。听得似懂非懂,点头说懂的学生,哪都有。这个不是靠愚公移山的精神就能解决(常老自己幻想过,但尊者无情的消灭了他的这个幻想,至于有没有效果,天知道。)。一个格鲁派内的合格讲法师,从培训到实践,现在大家应该不生疏了。误人子弟、断人慧命的事情,佛教里面是严肃话题、严重业果!端坐狮子床,台下万人礼,老和尚、大法师那么好当?

其三,如此有“好心”,却匮乏实际技能(这个是硬标准),结果就是我註六经的野路子上去(历史上的教训太多了)。他的广论,连训文、解读都说不上。念白一段原文,然後就是离题千里的“我的修行经验”。拜托,就汉传讲经,也没这般没有理论,大段泡感情、教经验的吧。至于下士道的讲解、我看不像佛教,更像是民国盛行的讲道德、修善心那种民间宗教的路子。这种“土法炼钢式”“借鉴”格鲁教学,一步步错的有好吓人,有好荒谬,不是福团的群众,也有千万双眼睛在观察着,外加大脑在思考着!

至于,那种欲说还休,迎请格鲁正规的法师讲经,或者组团建制去天竺学修,结果如何,大家也好好思考吧。不是说不念藏文经就不入格鲁门的问题。而是人家的教学体系是如何构建、如何运作的从初步了解、到建设性落实、最後深化合作的问题。走出第一步、第二步了吗?我当年是听到他讲什么“凤山巴”的时候,果断按下停播。八字都还没一撇,又是这些山头、祖师的白日梦!有些德行,改不到嘛?

其四,一点尾巴。有些人费劲心机,把金女往阴谋论上推动,言语影射当今朝政,教界的人物。我一平民,如此级别的阴谋,难断真伪。但有怪话二三:
1、如此没有技术含量的阴谋,居然成功了,敌军也太不堪一击了吧?看看世界上,近现代已知的谍报事件、人物再说吧……
2、如果真是阴谋,就好比路上有一坨臭狗屎,你路人甲乙丙不去踩到那狗屎,何来鞋脏脚臭?那些“前世因缘”确实是金女在说,那谁在信?谁在传呢?谁在造作?别动不动就扯到什么妖法、迷药头上,一个号称持戒比丘、多闻法师,居然被巫蛊、妖魅之言论,耍的团团转,归依呢,戒体呢、知见呢?它们都跑到哪去了?算了,越描越黑,丢人!

万幸,还是有人从这黑、乱、秽当中逃出来。但愿你们能真的“告别十五的黑夜,迎来十六的曙光”,我看,就彻底来个“埋葬过去,拥抱未来”。
古人云:
悟已往之不谏,
知来者之可追。
实迷途其未远,
觉今是而昨非。
另外,推荐两本书:古斯塔夫・勒庞 Gustave Le Bon的《乌合之众》、孔飞力Philip A. Kuhn的《叫魂》,内容不差,看看总是有好的,他山之石嘛。

以上毒舌狂言,文责自负。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9 16: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柯一梦 发表于 2017-8-9 13:23
结果一起看,值得思考。先别结论师兄。看到圣胎计划,末学非常惊讶,未必一定“”堕落“”。或许返璞归真 ...

你这些类比完全不成立嘛
1、萨迦昆氏家族是基于血脉的传承,而不是圣胎,它包含两个因素,昆氏家族血脉高贵(这有一套说法),昆氏家族所持教法有效,但要注意,血脉和教法,是互相独立的,并没有一个依存于另一个的情况,昆氏也不需要去制造所谓的圣胎,宁玛巴瑜伽士家族情况同理。
2、且不说六世到底有没有午夜寻欢的记录,起码他没搞出个圣胎对不对?
3、鸠摩罗什是搞出后代,但不论是时人评论,还是鸠摩罗什自己,都承认这是破戒行为,而这目的是为了延续血脉,不是专门制造一个用于宗教目的的“圣胎”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1 18: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柯一梦 发表于 2017-8-11 14:46
是不是南普陀会结束,没办法了,开始看南3寺院?什么提公,还真有这事情啊?估计那些大德即便知道什么背景 ...

这个南柯一梦也是金女士一路的货色罢了吧?是不是金的那些妖孽颂赞听多了,鬼迷心窍?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9 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柯一梦 发表于 2017-8-9 13:23
结果一起看,值得思考。先别结论师兄。看到圣胎计划,末学非常惊讶,未必一定“”堕落“”。或许返璞归真 ...

那是出家人,不是瑜伽士。还说啥生个宗大师的转世灵童。我晕。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戒律问题的一些人、事线索

本帖最后由 细细的风 于 2017-8-6 08:06 编辑

关于福智僧团:

A1: 有比丘和沙弥和接班人金女士共宿一室。僧团相关人士涉违反戒律。
人证线索:净明法师说自己亲见。
事证线索:有净明法师、梵因法师的录音;有梵因法师向圣座的汇报音档。

A2: 有沙弥和金女士有染。
人证线索:暂无。
事证线索:福智和梵因法师一方都有当事人的音档。一种音档是承认有染;一种不承认。福智官方说此事子虚乌有。但梵因法师一方曾向圣座汇报,圣座指示如果是事实则应公开。

A3:挪用善款。将建设佛学院的2亿资金用于购买建庙土地。
人证线索:黃平璋主委的指证。原话:“我們買一個環球6億8,有兩億是挪用那個佛學院的錢,有兩億是跟學生借的有兩億是銀行貸款,那銀行貸款OK,妳為什麼可以挪用佛學院的錢?妳為什麼可以跟人家借兩億?我很有意見!”
事证线索:无

A4:圣胎计划涉及多位比丘与金女士有染,包括早期多位到大陆见金女士的法师。
人证线索:梵因法师与一些其他法师,都承认与参与者有沟通过。
事证线索:无

A5:说妄语的可能性1。有法师说福智的事情依旧在请益圣座,圣座对福智的事情都了解。
人证线索:暂无
事证线索:圣座在接见福智出走的梵因法师的时候,没有显示出圣座对福智的内部运作很明白、很赞许。

A6:说妄语的可能性2。福智公开声明说自己是依律而行,说一些被指证的事情不实、梵因法师等人的举证是诽谤。
人证线索:无
事证线索:是否妄语须要观待于梵因法师等的举证真实性。如果此类举证真实,则福智声明背后的相关主事比丘做教他妄语。因为福智以僧团的方式发布声明,若成妄语,那么事涉整个团体。反之,如果梵因法师举证不实,则不成妄语。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细细的风 于 2017-8-6 08:08 编辑

关于福智俗众及金女士:
金女士假定是受五戒的,而且应该公开自称是受菩萨戒,这点可以从公开说法中得知。

B1 关于菩萨戒支分罪:对恶声誉不昭雪
人证线索:
事证线索:应该未见到金女士对自己所受指证做过公开的辩解和对质。所用说法则是一方挑起争端、一方应平息争端,而不对具体指证做澄清、说明。因为不说明,不仅助长自己的恶声誉,也给日常法师带来恶劣的声誉,特别是关于圣胎计划。如果以后能做昭雪说明,则此条菩萨戒支分罪不成立。

B2 关于污僧之罪:
人证线索:暂无。
事证线索:福智和梵因法师一方都有当事人的音档。一种音档是承认有染;一种不承认。福智官方说此事子虚乌有。但梵因法师一方曾向圣座汇报,圣座指示如果是事实则应公开。

B3 关于妄语:捏造净明法师关于戒律的处理方式。
人证线索:净明法师举证说,金女士说与他商量后,认为僧团的戒律自学即可。但净明法师否认金女士与他有过商量。
事证线索:净明法师在南普陀“福智戒律问题自净自律说明会”上的发言。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细细的风 于 2017-8-6 08:19 编辑

B4 关于学长亏耗团体经费与财务乱帐
人证线索:
黄主委:然後完了就是穆學長有幾個……那個,我就叫他不要自己當工廠,要賣給郭台銘,那我去談,結果他聽說我這樣講,他自己跳過我去跟人家談,結果談了也沒成功,又把福智的經費七八億放進去,都賠光了,你們知道這事嗎?七億都賠掉了……黃主委:對!他帳不公布,我對這點很有意見!因為你們僧團也有你們的戒臘,你不能錢亂挪用,可是學長都喜歡弄來弄去只有他知道,你說里仁前面用了二十幾家人頭公司,全部賺一手讓里仁虧損,這都是違犯國家法律,他全幹違犯國家法律,太多了要講講不完!
事证线索:无
发表于 2017-8-6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aramita 于 2017-8-6 08:23 编辑
现在已有诸多举证事例出现。愿福智的同修们仔细抉择,如果感觉福智整体的戒律、操守已被染污,不妨先自出离。待因缘成熟时,再依靠传承师长另组清净团体。
重點就是要將金女士的勢力逐出福智
趕快把金女士的勢力逐出福智 達賴喇嘛要關顧福智團體 法的來源不用擔心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事件之后,不知道那一身红褐色的僧服,会不会成为笑柄……
可是面对大是大非的问题,个人的名声都已经是小事,几万人的慧命,日常法师一生的事业,这个是大事。戒律问题是大是大非的问题,根本没有逃避的地方。
还自称是律宗……也请给出律宗的风范啊!
可是僧团内部戒律要自学(净明法师交代)……这个让人无言以对!
发表于 2017-8-6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aramita 于 2017-8-6 08:46 编辑

趕快把金女士的勢力逐出福智 達賴喇嘛要關顧福智團體 法的來源不用擔心
(達賴喇嘛對福智僧俗的開示)..一些法人重要抉擇,他(日常法師)都會問我(達賴喇嘛),而我本人的想法,他也都聽從,未來如同他在世,我一定扛起關顧團體僧俗大眾的責任,不間斷地祈求迴向你們對純正教法建立所做的努力,若有任何問題,就如同往昔,不必顧忌,直接來問,我有什麼想法,也會(向你們)表達....
1991年二月,日常法師63歲。帶領南普陀佛學院四位法師前往達隆沙拉,求受法王傳承戒法。四月,南普陀第三屆佛學院結業。台中研討班成立(火力電廠班)。成立福智精舍。結夏,在高雄悟光精舍開示《南山律在家備覽》,圓滿後,出版八十卷之錄音帶流通。
1992年二月,日常法師64歲。北、中、南部研討班同修百餘人,不約而同前往福智精舍拜年,此為朝禮法會之始。三月,率淨明法師等四位法師赴印度求戒,並晉見法王,報告臺灣學習廣論的情況,受法王贊許,並贊成成立財團法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细细的风 于 2017-8-6 09:03 编辑

B5 可能是妄语的判断宿命
人证线索:梵因法师自己说,金女士自称是克主杰、日常法师是迦曹杰,还曾说梵因法师是宗喀巴的七大弟子之一。
事证线索:无
(善根和宿命的认定,可能会涉及大妄语。以前所谓自称宗大师的说法,应是虚妄。这里梵因法师自称“被”认定是宗大师七大弟子之一)
发表于 2017-8-6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细细的风 发表于 2017-8-6 08:59
B5 可能是妄语的判断宿命
人证线索:梵因法师自己说,金女士自称是克主杰、日常法师是克主杰,还曾说梵因 ...

请重审:金真如称日常老是贾曹杰。自称克珠杰。此二人也,非一人。

团体尚缺“宗喀大师”,故圣胎计划应运而生。
发表于 2017-8-6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aramita 于 2017-8-6 09:54 编辑
云水堂主 发表于 2017-8-6 09:04
请重审:金真如称日常老是贾曹杰。自称克珠杰。此二人也,非一人。

团体尚缺“宗喀大师”,故圣胎计划 ...

總之是金女士胡說八道
发表于 2017-8-6 11: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onam 于 2017-8-6 12:11 编辑

自然長老回宜蘭發表了總結報告,他表示很失望,長老提到白衣領僧及犯大戒,住持及僧團都不能卸責,台灣佛教界應一致將福智列入外道,再結合世界佛教會將福智自佛教系統除名,不應讓福智有苟延殘喘機會延續下去,穢亂聖教。長老大致提出看法,不管台灣,大陸(個人註:包括曾和福智素有淵源的嘉木漾大師及廣化寺等),國外及南傳漢傳藏傳佛教系統要發出一致自清自律的訊息,追隨白衣女金夢的僧團或僧人個人絶對無法在任何一個佛教體系下立足。否則福智護持佛法居士將來發現被騙後對佛教退失信心,而結果就會由佛教界概括承受這種鉅大衝擊,試問這情況有誰能從中獲益?
发表于 2017-8-6 11: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詳情在自然長老臉書有影片連結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细细的风 于 2017-8-6 12:41 编辑

B6 学长使用高等级机票的问题
人证线索:
黄主委:3.第一個福智沒有一套帳,我隨時會辭職,但是我來了兩年,她沒有辦法一套帳,她財務沒有辦法公開透明,因為學長喔對很多財務就是挪來挪去,也不入帳,一蹋糊塗,那有很多我是不喜歡的,比如說學長他去加拿大都坐商務艙,一個人來回十六萬,兩個夫妻就三十二萬, 一年來四趟就一百多萬,十年就一千萬,賴學長、陳學長、盧學長都一樣,
事证线索:无(未见票据等)
(注明:这个不一定算是犯戒,首先学长们是否有戒就不知道;即使有戒,那么还要看团体的财务规定。但是这个事情暴露了,应该是不合日常法师立身简朴的修行风范;而且一定会影响大众的信任。)

B7 僧俗和合的问题
人证:黄主委,净明法师、梵因法师二位上座。
事证:上座的出走,以及曾经在僧团的遭遇。梵因法师自己说(大意):你们这样对待我(指被禁闭一事),我就死给你们看。又说:照顾他的两位出家人,被其他上座告诫“何必跟着这个废人”。也提到如证法师被其他法师修理到“哭诉”。
(注明:先不说戒律上座不被用来主持戒律的问题,即使净明法师是日常法师认可的戒律上座、智慧上座,梵因法师也被日常法师称赞其领众的功德,且二人都曾经是住持堪布。只说其他的:上座法师、主事法师们师兄弟之间的情谊还在吗,基本的慈悲和怜悯还在吗?一般来说,派系和见解难免有差别;但走到这一步,就吓人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做这种事情呢,是脏活。就像扫大街的、清理厕所的,垃圾或者不是自己丢的,但是得有人负责清理一下。
如果能有人因此而洁身自好,那么就不枉费有人辛苦一番了。
正本清源,刮骨疗毒,不知福智还有没有机会做到;这要先自证清白才可以,而且不是自己说了算,要教界能接受,大众能接受。
也不能否认福智有很多严持戒律的修行人,想当初很多人也是因为被日常法师的悲愿所感召,初心不错,那么可能要抉择的,就是如何继续努力了。
发表于 2017-8-6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福智內情者的分析
1996年 - 金參加北京廣論研討班
1997年 - 金回東北大慶開廣論研討班;金這時就敢對著大慶研討班的學員,自居師長的接受學員的供養房子等供養.
1998年 -常師父與淨遠師二人,第一次到大陸見學員,常師父當時對金完全沒有印象, 但金1998年或許已利用那次見過淨遠師的, 即以問佛法為由的, 常跟淨遠師電話連繫吧!

到2000年5月,常師父第二次去大陸, 即在廣化寺見學員, 事後,金私下請常師父幫她除障 (也就是金在大陸的師長,都不能幫金除去她身上的魔障),
當時金被附身, 且附身說了一些金與常師父的前世今生,後附身願意皈依常師父.-這時淨遠師也在場.
又該附身說, 他以後會護持常師父, 故常師稱其為提公. 從此金就不時以提公要提供甚麼訊息給常師的, 直接跟常師聯繫, 如是常連繫後, 常師就漸次不可自己的完全聽金擺布了

2000年下半年, 因為提公說 ”金的善根 需要有人再開發” 當時還擔任鳳山寺住持職務的淨遠師, 竟自告奮勇的要卸下鳳山寺住持的職務, 去大慶幫金打開善根, 對此,不要住持名位之舉,讓常師父以為淨遠師是很清淨的, 故特別派淨遠師去大陸教金 即他們二人正式以”師生”的關係開始.,但很奇怪,不久,淨遠師就變成是學生,金是老師了.
乃至 2001年,常師父也跟淨遠師一起相信有特殊能力(可以被附身說出一些預言)的金,是有不得了的證量,
以致從2001年以後,常師父相繼的派”持戒精嚴的淨明法師去跟金學 (不知學甚麼? 可能學依止吧); 又派會音樂的如清法師去跟金譜出讚頌[PS:現在這位如清法師很早就生大病的,沒有出現]
乃至,能幹的如誠師 (已還俗),也被派到金那兒, 不想, 如誠才跟金接觸,就被金迷上的, 相信金說的 “結婚” .可較順利的進台灣,又可生出宗大師” - 如是荒繆的說詞, 常師父當時竟也信了 (PS 常師是信金,還是信附在金身上的提公啊), 總之,常師會讓自己的一位出家弟子,還俗的跟金結婚, 到現在大家都還是想不通的事啊!

後是因為如誠發現金同時還跟著他以前的同居人(合夥人)李彥平與其他的僧眾(如馬來西亞的如X師與淨遠師) 都還跟金有著….關係,才意識到金是有”大問題”的一位女人.
因此如誠跟常師父說, 但常師父竟是聽金的話, 以金先跟常師父說”僧眾,都在出醋,她是被冤枉的”, 即在台灣的常師父,這次還是信金的那套說詞的喝如誠, 如誠氣不過,自行到內地去採訪與收集資料,然 常師父還是不信, 如誠只好離開僧團,到處去揭發,
但就他一個人,這樣的揭發,即在2003-2004年,或2005-2008年,誰會相信持戒精嚴的常師會這樣聽一位34歲之女郎的話 (PS: 1969年出生,到2003年金是34歲吧) 故如誠就是被不信的人,說成 “瘋了”.
如誠知道自己一個人清醒,沒有用,且還不時被金等監控與警告,後就不敢再發言. 現在是因為梵因法師與一些福僧,覺醒,如誠當然就是如實的說出他在2002-2003年的發現啊!

至於常師父在2002-2004.10.15 就如證法師與如俊法師的報告中,可以聽出常師父對他們對有讚嘆金不得了的證量 (如 如俊師曾說,常師父對他(如俊)說 “我(常師)只到金的腳趾頭)
乃至最近擔任鳳山寺(福智僧團)住持的如淨法師,也提出常師父生前也曾派他去跟金學習,但時間不長,就被調回.
其實如淨法師跟金學習,是很一般的狀況 (發過一文, 請參考) 不知為何一位資深的福僧,會這樣驚嘆於金的口才與金稍微多看了一點如淨法師沒看過的書- 如宗大師的傳記啊

為何會說常師父在2000.5-2004.10.15 會有時要聽法王,有時要聽金的狀況.
這可以從2003年.12月圓根法會,常師父公開要如證法師接棒, 且常師在2004年年頭,移到園區休養 (ps: 身體有恢復的感覺) 但半年後 (2004年上半年) 金跟他的一位大慶同鄉(是中醫) 隨著到台旅行團入台, 且二人相偕到園區見常師父, 從那時(假設是2004.6月)開始,常師父又開始吵著要去大陸見金, 故在2004.10月1日安排到廈門的海邊別墅,跟金見面. 金這時當然將他的同鄉中醫李笑宇帶上,且還將原來隨常師父到廈門的胡醫師,遣回台灣.

接著就是2004.10.15 常師父忽然暴斃, 當時不熟大陸事務的如證法師, 當然只能聽較熟悉大陸事務的金的建議, 即金說要迅速的火化, 且順勢的,以自己就是常師的接班人的指揮起來,
當場不便對抗的如證法師,只能先聽金的指揮, 這還說得過去,但2004.10.22 一直在常師往生現場的如證法師, 捧著常師火化後的遺骨回台灣的鳳山寺, 還是沒有擔待的,在台灣,被金遙控的說 ” 弟子不可瞻仰師長的遺骨” 故2004.10.22與會的3000多位的僧俗,都沒有看到常師的遺骨或舍利. 後福團高層就傳出,常師有舍利要建舍利塔供奉, 然12-13年內,沒有一位福團僧俗,真正看過常師父的舍利子啊!.

2004.10.15剛自居接班人的金,地位當然還不紮實,但最早當金之老師,後又變成金的學生的”資深上座淨遠師”,這時起了很大的作用, 以他一直強調”常師父就是要金接班”, 故他要整理常師遺物的如俊師,以最快的速度, 將常師父22本日記交到金的手裡
當時的如俊師不知為何也這樣乖的,就是趕快的將常師22本日記給給淨遠師與盧學長的, 轉給金. 金這時就以她可以持有常師父的日記,就表示拿到常師父要她當接班人的信物似的, 開始以常師父日記中所記述的每位比丘或沙彌的習性,一一清楚的調教, 這讓僧眾,不由驚嘆金的識人之處而信服.
總之,金跟淨遠師的策略,是先將預科班的沙彌吃下,即最早期的那些預科班正要去服兵役, 金鼓勵他們當完兵要回僧團, 後來這些預科班的沙彌他們真的都聽這位類似大姐姐與阿姨的金,回僧團(ps: 後就是大多當上馬可僧的一批)
這讓一直管不了預科班的護持僧或資深的法師,都開始佩服金的能力 以這些挺驕慢的預科班,願意聽金的話(ps:其實就不過是”正在青春期的男性,比較會聽一位女性的軟性呼喚吧!)

想,資深法師或護持僧的工作,就是要有預科班可以讓他們護持, 現在第一批預科班會都回歸僧團, 真是金的大功勞, 故金在2006年,大力的廣收預科班, 也被團採納的, 讓僧團一下子,好像激增了很多僧眾. 殊不知這麼多的僧眾,可能都只是形同沙彌的僧眾啊! 對此, 反正外人也看不懂的. 但就是會認為金好厲害,可以讓僧團一下子,這樣的壯大.

當僧眾搞定,在對尼團說, 僧眾都認定金是接班人, 你尼團還有甚麼意見.不跟進-即擁金派的主事福僧對尼師說”僧眾都信金了,妳們還不信嗎?” 想, 多半被封鎖在尼團的尼師,會再想懷疑或敢懷疑嗎? 大概都不會的,一下全都變成信金了.

待僧尼都聽金的後, 大約是2008年, 再對居士宣傳, 即在2008年正式公開金就是福團的接班上師,這是經僧尼觀察過,一致認定的可以領導僧尼的在家大陸女眾, 教界內外,都請尊重與不要質疑或評論.
如是金從2005-2017年,不斷的向大陸或加拿大擴張版圖-如在大陸購買高檔的13多間別墅.但大多被金的同居人併吞(即已經併了13間-13億) 最可疑的是,金個人的雲南別墅,就沒被金的同居與合夥人併吞 (PS:這讓人不得不懷疑, 這個併吞,會不會是金跟那位原來金之合夥人談好的價錢啊)

2017年5-6月,性融法師的萬言書與淨明法師/梵因法等福僧, 因看清金跟馬可僧多年來同住”金之豪宅”的同一層等”不如法的事” 故勇敢的離開僧團的揭發.
這時有些僧俗,才醒悟的回看, 金真是在一場混亂中,用盡心機的登上福團的接班位,後還胡亂的糟蹋僧眾(要僧眾當隨侍的隨傳隨到) ,與亂用公款的”盡情享受”-如 世界各地的上億豪宅與別墅等…., 乃至到現在研討班還要傳著供養金的供養箱,. 真是大小錢都要通吃啊!
**********************
如上就是要顯示,金在2000.5月到2008年10月, 在常師父莫名的寵信與淨遠等擁金派的簇擁下,是一直很有權勢的.


紮西達吉發表於 2017-8-4 15:2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7-10-21 11:07 , Processed in 0.32416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